老街彈花匠:鏗鏘節奏喚起“溫暖”記憶

凡本報記者署名文字、圖片,版權均屬亳州晚報社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;已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 “來源:亳州晚報或亳州新聞網”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亳州北關歷史街區又稱“亳州老街”,這里有四通八達的老街舊巷,這里有恬淡悠然的市井煙火,這里記錄著亳州歷史的歲月印記,這里保留著“老亳州”們的成長記憶……

即日起,本版開設“行走老街”專欄,請大家跟隨記者的腳步,探訪老街的那人那事,發現老街的歲月印記,觸摸老街的風土人情……從這里讀懂亳州。

彈花機取代了傳統的老手藝

走在市區北門大街,街上的人或匆匆忙忙,或悠閑自在,清一色灰色磚墻、黑門白封板風格的臨街店鋪,服裝店、藥店、醬店、果子店等等充滿了市井氣、煙火味,遠處還不時傳來賣香油的梆子聲。偶爾,還能邂逅幾家彈棉花的小店,老韓的“老街彈花店”就坐落在這里。

“給我網幾床新被子,六尺寬七尺長……”上午11點剛過,一位中年女士來到了店里,稱其兒子年底要結婚,特意來做幾床新被子。老韓的愛人史影趕緊拿出本子和筆,記下客人所要被子的尺寸和重量。討論好之后,顧客離開了,看時間已到11點半,老韓買來包子、羊頭湯等,夫妻二人吃起了午飯,“四床被子得一個小時,要是干完活再吃,餓得慌。”老韓說。

老韓叫韓林,今年五十出頭的年齡,經營這個彈花店已經有二十個年頭了。上世紀末,他從面粉廠的機修工崗位下崗之后,就開始跟這條街上的一個外地老師傅學習彈棉花,“幾十年前,這條街上彈棉花的、打家具的大部分都是‘蠻子’。”老韓說。

把棉絮攤均勻是最重要的環節

史影在用熨板機壓棉絮

雖然當時已經有了專門的彈花機,但老韓也“背過弓”。據他介紹,手工彈棉花,要背著一個特別大的木頭弓,弓的一邊是牛筋弦,把弦放到鋪好的棉花上,用木槌進行擊打,弦震動著,棉花就一點點地蓬松了。敲擊時會發出有節奏的聲音,咚咚,太太,就像音樂一樣,那彈棉花的人,像在舞蹈,也像在彈奏音樂。“很累人,整天背得腰疼。”老韓說。好在很快他就用上了機器彈花機。

吃完飯,老韓兩口子就開始了工作。史影把購買來的棉花稱好重量,均勻地投入到彈花機的入料口,機器發出嗡嗡的聲音,瞬間,成品的棉花就變成了勻稱蓬松的棉絮,老韓在機器另一端,熟練地用一根棍子把棉絮一層層卷起來,卷成一個圓柱狀。

老韓把棉絮柱拿到店面中央的大平臺上,攤平鋪勻,開始上“網”。老韓拽下懸在空中的紗網卷,史影趕緊和他一起抻起紗網,使其完整地覆蓋住棉絮,再降下上方的熨板機,壓平棉絮,讓它和紗網完全覆合、貼緊,隨后,再套上外罩。“因為是結婚用,顧客要自己帶回去縫被面。現在10多分鐘一個被子基本上就做好了,以前光彈棉花就得倆小時。”老韓表示。

老韓說,來他店里做新被子和翻新舊被子的,上了年紀的人比較多,“現在的年輕人蓋絲綿或者蠶絲被、羽絨被習慣了,上了年紀的人才更喜歡蓋棉花被。”他表示,隨著地暖、空調等取暖設備越來越多,人們也不像以前做那么厚的被子了。

雖然現代化的條件壓縮了傳統手藝的空間和市場需求,但老韓還是很高興,“以前有的家庭破棉絮能攢幾十年,彈起來灰塵很大,現在人們再也不用蓋那種被子了。現在的彈花機壓出來的棉絮更喧騰,更勻溜,也有除塵設備,對彈花人的健康也沒有什么危害。”


(責任編輯:支苗苗)

文章不錯,點個贊再走唄!

轉載是一種動力 分享是一種美德

博九百度百科 辽宁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kk棋牌卡五星客服的代理 福州麻将高手打法 老虎机软件 安徽快3基本走势图分析 澳洲快乐8 澳门娱乐场城网址 长春科乐麻将官网 手机捕鱼兑换 时时彩预测软件排行 青海11选5几点开始 广东快乐10分人工计划 彩票平台网址大全 单机麻将免费版手机版 边锋舟山麻将下载 贵阳捉鸡什么叫做叫嘴